夏之光★的唯爱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反正我超级超级想要票啊!!〒_〒喜欢的少年是wuli光哥~夏之光夏之光夏之光!!重说三~⊙▽⊙选我吧选我吧我是北京银~去那里超级方便的!跪求~不选我我真的哭辣QAQ#燃烧吧少年#

【希光】故人叹(民国)

哭晕啊T^T好虐

所以时光不曾别_999:

军装少爷希x俊俏戏子光
涉及戏的小细节不要在意
情节不算新 写来图开心
大概有一两句污(?) 虐请注意
圈冷只能靠自产 难过 我要看listen to me和 精神体嘛 哼唧
------------------------------------------------


民国二十五年。

陈家大少爷那个时候是人尽皆知放荡不羁痞公子一位,薄唇勾起轻佻的笑,放浪的情话自是出口绵绵不绝。可偏偏生了一张俊皮相,又自有傲然家财。那十里洋场里,边扭了腰肢往他身边蹭边咯吱咯吱笑往嘴边喂酒的,自是少不了。

三天两头,不是一身酒气回来,就是又跟谁那惹事生非闹了起来,气得陈老爷脑仁疼,打也打,骂也骂,却始终没狠下过心去。

直到那一年,陈泽希看上了夏之光,硬要把人从园子里带出来,闹的满城风雨,陈家人第一次动了气。

那天杏雨微湿,春花吐蕊,陈泽希来了兴致非要去戏园子看新来的一拨班子。那园子里本有他原来老相好,后来撕破脸面就再也没去过戏园。直到换了这波新人。

说是看戏,依了他的性子也不过还是去找新乐子。却偏偏台上戏子看的索然无味,一挥水袖,一记眼波,总有种揉作了的脂粉味。

揉揉眉心,扔了茶盏,便甩手出去透气,围着园子七七八八地绕,正进了后院,撞上个正练功的。

身形与自己比量,正伸了手出去,"啪"地一下,对面就是师父藤条一打。

那人疼得呲牙咧嘴,禁不住地就向后躲,这一侧身正好给陈泽希瞅了个正脸。

眉眼青涩,小脸稚嫩。

居然还是个小孩儿。

想来怪可怜的。陈泽希忽然心疼了下。

啪啪。又是两下藤条下来,陈泽希忍不住了,就要出手。却看见那小孩居然又朝师父挪了挪,抿了嘴硬是逼着自己不逃不躲,余下只手死死攥了袖子。

小孩儿的眼里,水光漫溢,细碎似星子。

陈泽希猛地愣住,好像,不仅仅是心疼了。

像是一朵轻飘飘的云,却在他心上砸出了一场雷动。

那天飘的小雨停了,满园里的花香,陈泽希从来没觉得,自己周边这么干净过。

他最终还是出了手,过去跟师父说了几句话就让人走了。

转过头来细细盯着人家脸看,出口就是一句“小孩儿,你长得真好看。”

小孩儿莫名地红了脸,羞色一直泛到耳根去。低了头,避而不答“你,你跟师父说了啥,为啥要....”

话还没问完,就发觉一只手落到了他头上揉着他头发,一阵轻笑从上方传来。“大人的心思,你小孩儿别猜。”

"哦....."闷闷的声音。他一向乖巧也就不再问。"那你,叫什么啊?"

"泽希,陈泽希。你呢。"

"我叫夏之光。"小孩儿抬了头,咧开嘴冲他笑。唇红齿白,眉眼弯弯。

夏之光啊。之光。光之于他。原来,这个人是他陈泽希的光啊。

"泽希哥哥,谢谢你...."

这一声儿哥哥,直叫唤得陈泽希软了身子。

往前一步死死压住了人家,逼到夏之光脸前,发了狠"记住了,以后不许叫别人哥哥,只许叫我一个,知道吗。"

夏之光懵懵地点头,陈泽希乐得笑开了花,转头到他耳边呼着热气,"还有,为什么救你,以后,我会让你知道的。"

啪嗒,一朵桃花落了地。这世间万般若都如戏折展开,想来也不会有后来许多悲欢离合。

随后不到一个月,陈泽希马上就用行动让夏之光明白了什么是原因。

城里所有人都知道了洋场熟客的陈少爷忽然中了邪再也没去过一次。

却偏偏没事儿就一天往戏园子跑然后心甘情愿被夏之光从后台撵出来。

撑在后院石桌上看夏之光练功,旁边盘里摆着切好了的水果。

时不时趁夏之光倒立时上前做鬼脸逗人家笑,直笑的夏之光肚子疼撑不住了倒下来就小粉拳上去砰砰地往陈泽希身上砸。

夏之光练武打陈泽希就砰砰砰拿着红缨枪陪他耍,一个不小心夏之光劲儿用大了枪头甩出去,划过陈泽希的脸,一道儿血丝立马就显出来,几滴血珠顺着往下流。

夏之光慌了,伸手就拿袖子去擦脸,陈泽希却一把抓住他的手推开"别,光哥,该把你袖子弄脏了,那么好的衣服,还留着唱戏呢。"

他笑的轻佻,一脸无所谓,手忍不住地伸出去拽过对方的手指拉到嘴边,用舌头舔着,眼神里藏了坏问:"光哥,是不是心疼我了啊……"

最后一个啊字尾音上扬,弄的夏之光不知是气还是心疼,手指被舔得湿而痒,好几下拳头冲着陈泽希胸落下去。却又不敢用大力。

死命往外抽手指,好不容易抽出来又被陈泽希一把抓住手腕。"哎,正经的,你没事吧,刚那枪头掉下来,我要吓死了,还好没砸到你。"

夏之光愣了,心口一紧。"我没事.....你呢?"

"我当然没事啊,嘿嘿嘿,我这么个脸皮厚的人,怎么可能有事呢?"

扑哧一声,夏之光被他逗得又笑出来。刚想说句算你有自知之明就忽然被拥入一个紧实温暖的怀抱。

陈泽希抱他抱的死死的"光哥,我说真的,以后别唱戏了好不好.....昂,出事了怎么办。”

这是夏之光见他那么久,这人声音里第一次带了酸涩。

他喉头噎住,眼泪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第一次,回抱住了陈泽希,却只能避重就轻“嗯.....以后,不耍枪了。”

陈泽希感受到腰上传来的温度,心里一喜,恨不得拦腰抱起怀里的人打转。可是他虽然不正经,却不笨,听得懂小孩儿话里的意思。

什么都没说,悄悄把小孩儿的头往肩膀上按。也不逼他,就只静静搂着他。

外面戏台上传来一声开腔,咿咿呀呀。声停那一刹,夏之光踮了脚冲陈泽希脸上亲过去,一片凉凉的温柔落在了他沾血的伤口上,又马上离开。

陈泽希傻了眼,身体却先理智一步反应,吻住了刚欲离开的温柔,反复舔坻啃咬着夏之光的下唇,又撬开他的牙关伸进去纠缠。

夏之光闭了眼,没有反抗,抱得更紧了些。

落花繁,夏阳起。夏之光觉得,可能他人生里的第一缕光,真的要来了。

那天陈泽希被夏之光赶回去时丢下的最后一句话是让他等着,等着他要跟家里人说个明白,然后,带走他。

可是后来,就再没有后来了。连着整整四天,陈泽希没有出现。夏之光头次心灰意冷,戏班也对着他冷嘲热讽。

可偏偏他再也不想等下去的第五天,陈泽希又回来了,带着一身仆仆风尘,却嘴角带笑的勾住他的脖子,搂住了他的腰。

“光哥,我错了,我来晚了。家里那群老古板们动了气,关着我不让出来,又是训又是打的,烦死我了......”

“光最后断绝关系就唧唧歪歪闹了一整天,你是不是都等的不耐烦,不想等我了....”

夏之光低头啪嗒啪嗒就掉了眼泪,打湿了袖子。

“哎,光哥你别哭别哭啊,我错了还不成吗,我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桂花糯米藕呢……”

说着陈泽希就蹲下了身子办跪在了夏之光身旁,给他抹去眼角的泪儿,“哎,就是,我现在再也不是陈少爷了,你会不会嫌弃我啊.....”

夏之光吸了吸鼻子,对他笑“嫌弃,怎么不嫌弃,我可嫌弃了呢,嫌弃得就想天天打你....”

说完就跟往常一样像他身上砸拳头,陈泽希被打得装作一下坐在地上“好好,打,你说好了天天,可就是一辈子....”

夏之光没说话,只是悄悄点了头,耳根处的红,依旧如初见那天。

陈泽希忽然收了笑,难得正经起来,起身拽着夏之光去了妆台。

菱花铜镜里,陈泽希执了笔要给他画眉。

“之光,我想给你描一次眉。”

夏之光唱武生,从来不画这种女儿眉。

但他明白陈泽希的心意,他太想跟自己在一起了,太想,让自己成为他的人了。

所以他点了头,螺黛细眉,他牵着泽希的手轻轻说“好看。”

所以泽希浓烈的吻落下来的时候他没有反抗,从唇到喉结到锁骨。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推搡到夏之光自己的房间,领口解开,衣衫尽褪。

那一年,夏之光十六。他从未后悔。

后来陈泽希拉着他离开了戏园,闹得满城风雨。好在陈泽希当少爷时偏偏人缘好的不行,自立门户后银行的少东家谷嘉诚跟剧院老板白澍都出了不少力。两个人租了间房子,日子倒也不算难过。

只是陈泽希从来不舍得他出去干活,更不愿意他听外面的流言蜚语,连做饭被油溅了下都心疼的不行。

夏之光不在乎,反正他有泽希就够了。

只是这世道太复杂,不是他一个十六岁孩子能看懂的天真。

其实那阵子,已经不太平了,日本人早就蠢蠢欲动。城里已经有走的,旧戏班子的班主也是因为这个散了班子回家享安生。

陈家是兵家出身,陈泽希从小养出来就是个兵痞子,却偏偏折在夏之光一个戏子手上,何况又值用人之际,自家儿子还不争气只顾儿女情长,也难过气得陈老爷够呛。但偏偏拿陈泽希没办法只能就这样放着不管。

就这么安生过了两年。

然而历史的车轮滚滚碾过,他们谁都都没能躲过去。

在那几年里这个城里,发生两件大事,一是陈泽希带着夏之光脱离陈家。二是民国二十七年日本人夜里偷偷进城,使手段灭了陈家满门。

夏之光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他在家门口守着落日余晖,陈泽希却迟迟没有回来。

他就一直等啊等,直到泽希回来一头就撞进他怀里。大他整整七岁的男人在他怀里哭的手足无措,涕泪横下。

那个晚上陈泽希哭红了眼,跟疯了一般的要他,一次又一次,不知轻重。

到了最后一次,夏之光实在受不了,哭出来,他说,“泽希,对不起。”

而这一次,陈泽希停下,背过身去,再没有说话。

夏之光转身去搂住他,死死地,陈泽希就又哭起来,转过身拥住彼此,像是濒临绝境的挣扎,精疲力竭。

夜凉如水,全是沉默。

第二天醒来,夏之光浑身酸痛,而陈泽希显然已坐着等了他好久。

一身的军装,耀眼的好看

他望着陈泽希,忽然就哭出来,他明白,有什么不一样了。

陈泽希跨步走过来抱住他,勒得他喘不过气。

夏之光依旧在哭,边笑边哭,“我送你走。”

他们在门口拥抱,亲吻,陈泽希红着眼泛着泪跟他说“之光,等我回来。”

真可怕,夏之光在仅有的两天内看到了陈泽希从来没有过的这么多的眼泪。

他低下去,点头说好,乖巧得一如当年。

陈泽希松开手,对他挥一挥,就转身大踏步向前走。

夏之光望着他的背影笑,泽希不再是那个以前的痞子了,他是个男人了,或者说,他一直都是个真正的男人,在他心里。

那个背影就这样越拉越长,一直到巷子口,模糊到他看不见。

可他忽然就忍不住,一下跑起来就冲到巷口,从背后扑住他,双臂紧紧的锁住了他的手。

陈泽希是男人,可他夏之光从来都不是什么大男人啊,从来不是。他一直都只是他的小孩儿,是十六岁那年遇到他时不知所措的孩子,是黏着他只想喊他哥哥只想让他对自己一个人好的孩子。

他一直,只是他的人,而已啊。

陈泽希握着夏之光的手,抿紧了嘴不敢转身,他知道他又在抽抽嗒嗒的哭了。可他没有办法,他必须要走,如果可以,他这辈子不希望夏之光掉一滴泪。

可是想一想,他好像是那个害他流了最多眼泪的人。

夏之光就这样抱着他哭了许久,斜阳打在他们身上留一墙剪影,陈泽希多希望是永远。

但他还是必须要转身。

“之光,我必须要走,没有办法。国家需要我,陈家需要我。”

夏之光停了哭,他知道,他要失去他了。

“答应我,变成一个大男人。”

“哪怕我走了,也要过的很好。”

“但是不许找别的男人。"陈泽希故意的笑,努力轻佻。

"等我。一定要等我。"

陈泽希抱住夏之光,在他的唇上落下最后的吻,抚开他额前的碎发。用所有的温柔。

夏之光抬头,笑,眼眶里含着泪说好。

他们伸出手,握拳,拉钩,盖章。

然后夏之光目送着陈泽希离去,而陈泽希没有敢回一次头。

这场戏文戛然而止,他们谁都不知结局。

夏之光老老实实地等,等了整整五年。

一直等到二十三岁,却只等回陈泽希当年走时穿的那身军装和一纸公文。

好,好,他的男人,这个曾答应让他打一辈子的男人还是骗了他。

夏之光没有哭,手颤抖着从军装左胸前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布包。

拆开来,布包里是夏之光的一截袖子跟十六岁那年枪头的一缕红缨。

他忽然就觉得失去所有力气,倒在了泽希的衣服上。

他从来不后悔后来这所有一切,却突然开始后悔在十六岁那年遇到陈泽希。

再后来,夏之光第二天开了箱子,穿了多少年不穿的戏装,回了戏园,登了台,对着满园荒芜唱一场没有人听的戏。

唱的却是王宝钏与薛平贵。王宝钏等了十八年才终于等到薛平贵。他等了五年,却没有办法再等下去了。

早知是这样,当初真不该放你走。

一曲毕。他掏出了手枪,泽希走时留给他保命的,最后却做了这般用途,想来泽希也不会怪他。

"砰"地一声枪响,惊起旧梦时光。

缓缓失重倒下的那一刻,他恍惚间看见台下里那个眼角眉梢都是坏笑嘴角弯弯的人影,戳着胳膊冲他吹口哨。

一如,十六岁那年一样。

光凡|20字微小说

厉害了厉害了~想一会儿才能明白⊙▽⊙

朝歌:

*没什么营养的东西,存梗,存脑洞,每个cp都该有一篇20字啊……先干为敬。




01 Adventure(冒险)


镜头拍不到的地方,夏之光拉起了郭子凡的手。




02 Angst(焦虑)


白队反超8比7的时候,郭子凡没有笑出来。




03 Crackfic(片段)


-可吓人了。


-瞧把我们光哥吓的,看我画哭她!




04 Crime(背德)


练舞的夏之光想起昨晚的梦,红了耳根。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夏之光拉起伍嘉诚谷嘉诚的手:“岳父好,岳母好。”




06 Death(死亡)


他们的18年前。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一年后,他们在同一所大学相遇了。




08 Fantasy(幻想)


郭子凡的裙子飞起来了。




09 Fetish(恋物癖)


夏之光用那个灰色眼罩,蒙住了眼睛。




10 First Time(第一次)


“借游戏的名义,抱住你。”




11 Fluff(轻松)


-“黄桃啊”


-投喂,done。




12 Future Fic(未来)


夏之光在郭子凡电影首映礼上,跳了一支舞。




13 Horror(惊悚)


郭子凡的腹肌不见啦。




14 Humor(幽默)


“我媳妇儿。”




15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夏之光翻墙给换药的郭子凡吹了吹伤口。




16 Kinky(变态/怪癖)


结果翻墙上瘾了。




17 Parody(仿效)


“我也要紫色!”




18 Poetry(诗歌/韵文)


你是我的不幸/和我的大幸/纯真且无穷无尽




19 Romance(浪漫)


吃货夏之光的零食总有郭子凡的份儿。




20 Sci-Fi(科幻)


郭子凡成了一只猫。


夏之光吓死了,拿前爪摸他。




21 Smut(情色)


“你跳舞的时候,我只想把你按到地上。”




22 Spiritual(心灵)


并不是会说很多话的关系。




23 Suspense(悬念)


谁也不知道他们最后有没有在一起。




24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夏之光在青岛的海边,陪一个小男孩看日落。




25 Tragedy(悲剧)


1.他们在街上擦肩而过。


2.“夏之光……是谁?”




26 Western(西部风格)


夏之光收起猎枪,把郭子凡扛到了肩上。




27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闯入白队房间跳舞的光哥咯。




28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静凡。




29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舞蹈教师郭子凡被他的学生夏之光告白了。




30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郭子凡哭着扑到了夏之光的怀里。




(此处省去四道无伤大雅的题)




35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梁山伯与祝英台?


闭嘴。


罗密欧与朱丽叶?


赶快闭嘴!